盛煌娱乐资讯

网站设计SaaS公司Squarespace的成功秘诀

  。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方法,因为在商海翻腾中,只有小部分人能成功,而一旦抓住了最关键的那朵浪花,你就能更轻松地笑到最后。

  硅谷将其比喻为“淘金热时期的镐”。当你率先转变思路,发觉必备工具或基础设施的商机后,又何须挤破头,亲自去开采黄金或石油呢?

  这就是约翰·D·洛克菲勒(John D. Rockefeller)能在19世纪80年代,掌控美国约90%的炼油厂和油管生意的原因,其姓名到今天都还是巨富的代名词。

  Amazon旗下云计算服务平台Amazon Web Services(AWS)在背后默默地为当前市值最高的在线服务商们提供IT基础设施,它的客户包括了包括网络流量占全球15%的Netflix。

  但Squarespace也崭露头角,成为最具特色(或至少是最时尚)的网页建设者和托管者。

  它能完美集成可靠的后端和直观的站点构建器,并以结合多方面审美的设计美学而著称。

  网站构建平台之间的竞争本就激烈。Squarespace的竞争对手包括Weebly(被移动支付公司Square以3.65亿美元收购,Square与Squarespace没有任何关系),和隶属于自助建站平台Wix,市值为50亿美元)。

  私营独资公司Squarespace本身就是一家估值为17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。它现在的市值应该更高,因为距离上一轮融资已经过去了超过15个月(译注:指距本文写就时的2019年3月),这段时间对许多初创企业来说,已经是一个完整的融资周期。

  如果你访问Weebly和的主页,你会发现它们的页面信息里,并未明确强调它们能帮助客户实现自我价值、达成职业成就。他们似乎只注重从技术方面吸引客户,而鲜少关注网站建设和托管背后更高层次的目的。

  而Squarespace不仅在podcast上投放了大量广告标语,对用户进行连番轰炸,还在2018年的超级碗(Super Bowl)比赛中,让著名演员基努·里维斯(Keanu Reeves)口播广告:“即刻使用Squarespace,设计你的下一页面吧,它将助你完成网页设计!”

  Squarespace去年的发言人是另一位著名演员约翰·马尔科维奇(John Malkovich)。两位发言人都为Squarespace拍摄了大量广告。

  在其中一则关于域名的广告中,大明星马尔科维奇打电话给另一个马尔科维奇,因为后者抢先注册了域名johnmalkovich.com。

  这些超级碗广告都颇具美国特色。广告里,哲学家约翰·洛克(John Locke)、政治家托马斯·杰斐逊(Thomas Jefferson)和《广告狂人》中的主角唐·德雷珀(Don Draper)都出现在超级碗——最具美国特色的体育运动比赛的中场广告中,呼吁观众追求幸福。

  让约翰·马尔科维奇来推广,确实有助于宣传,Squarespace对外的宣传也向来颇具说服力和吸引力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,在互联网丰富资源和大量分散渠道的帮助下,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取得成功。

  如果说Squarespace是我们梦想的推动者,那么域名搜索就是实现梦想的第一步。这一步是相当基础的操作,毕竟它只涉及到数据库查询。

  对比之下,HostGator等提供相似服务的传统网站建设平台,在一开始就详细列出了价格,这样反而会破坏消费者的心情。

  在这里,我无意冒犯HostGator公司,但我还是要说,它诞生于21世纪初,听起来似乎很久远了,当时的网站建设平台还很流行用动物做吉祥物,比如给自己起名叫FatCow的服务商。

  Squarespace看到了超级碗广告的效应,之后抓住广告宣传这个机会,来向外界展示自己。(当然Weebly也会投放自己的广告。)

  Squarespace在域名搜索页面上(可通过Google上的链接访问)的描述是这样的:“域名搜索仅仅是个开始。为您的网站找一个合适的域名,把你的愿景变成现实。让我们从您的域名开始吧!”

  Squarespace的域名搜索结果非常具有代表性,搜索结果一定会让你感到眼前一亮,绝不会让你觉得枯燥乏味。

  通过域名搜索页面,Squarespace想表明,域名搜索不仅仅是一个查询可用域名的步骤,还是一个可以展望未来无限可能、实现梦想的机会。

  同样,如果它以最小字体呈现出密密麻麻的搜索结果,像写满了字的表格一样让人看了头疼,那呈现效果就大不一样了。

  实际上Squarespace并没有这样做。激励人心的信息传递方式,根植于美国优秀文化中,推动了Squarespace的发展,也渗透到了这家网络托管商自己的网页设计实践中。

  创业文化可能起源于美国漫长的创业历史,但也有了一些新的变化。回顾二十世纪的发展,你就会发现人们在反文化价值观和(实际上是为了炫耀的)消费行为之间摇摆不定。

  在这篇文章中,德雷谢维奇探讨了千禧一代的“青年文化”与前几代人文化间的不同。在分析了“垮掉的一代”、“嬉皮士”、“懒鬼”和“朋克”之后,德雷谢维奇得出结论,千禧一代明显更具创业精神。

  保守派评论家大卫·布鲁克斯(David Brooks)在《天堂里的BoBo族》中也写到了相关内容。

  这本书于2000年问世(就在早期的网站建设平台出现之前),探讨了雅皮士和嬉皮士之间的分歧是如何消除的,以及BoBo族(兼具雅皮和嬉皮特质的人)是如何形成的。

  在这本书中,布鲁克斯还深入探讨了嬉皮士的转变,以及他们的价值观是如何与雅皮士产生冲突的。

  布鲁克斯的结论是,仅凭财富已不足以在现在的美国获得高等地位。如今最成功的人往往能从自己喜欢的事情上赚到很多钱,无论这些人是否被外界认可。

  对每周工作60个小时的合伙人的敬佩感,现在已经不复存在,与此同时,在忍饥挨饿的同时仍辛苦工作的艺术家,他们身上的浪漫主义色彩也止步于九十年代。

  无论要做什么事,或要说什么话,财富和权力都是当下的企业家们实现目标的手段。Squarespace和基努·里维斯都已经实现了他们的目标,那么现在,是时候让我们准备好,实现我们自己的目标了。